李大串Ⅱ

【肖鹏x阿炳】黎明之前(十七)

内容:今天过节,吃蘸糖粽子。

正文走评论。

【老鹰x三儿】凤不憔番外(一)

本文凤不憔番外,全名在论坛,会被屏蔽。
正文走评论。

 

 前篇:《火烧鹰》(老鹰x元凤鸣)

 后篇:《凤不憔》(伊谷春x元凤鸣)

 梗概:老鹰死里逃生遇上被逼进山里的三儿。遇到的时候打起来,都丢了武器,以为对方是山民没想到难分伯仲。追兵一来都以为是抓自己的。后来老鹰三儿解除敌意,结伴逃脱,老鹰忽悠三儿和自己一起出国,去了德州,做一对德州鸳鸳。

 年龄:老鹰48岁,元凤鸣16岁,养成年上。伊谷春37岁,三儿29岁

 西皮:老鹰x三儿,伊谷春x元凤鸣

 

【肖鹏x阿炳】黎明之前(十六)

父亲节更凤不憔的番外,但是番外内容比较多,改独立成篇。西皮主老鹰x三儿。

内容:雨日缠绵,想念妈妈。“间谍”再现,陈安搞事,沈星梅自尽,肖父气死,沈夺与母亲“团聚”。

正文走评论。

【肖鹏x阿炳】黎明之前(十五)

恋爱中的俩傻子。

内容:吃醋梗。

正文走评论。

【伊谷春x元凤鸣】凤不憔(三)

全名:《元凤鸣每夜不得休息成日顶着黑眼圈一脸憔悴》

生贺文。

前篇:《火烧鹰》
梗概:“哥哥,我满18了。”
年龄:老鹰48岁,元凤鸣16岁,养成年上。伊谷春37岁,三儿29岁
西皮:伊谷春x元凤鸣,老鹰x三儿(番外)

正文走评论。

【伊谷春x元凤鸣】凤不憔(二)

全名:《元凤鸣每夜不得休息成日顶着黑眼圈一脸憔悴》

生贺文,在bbq生日那天完结。

前篇:《火烧鹰》
梗概:伊谷春把元凤鸣带回家,给黑户元凤鸣上户口,上自己的户口本。
年龄:老鹰48岁,元凤鸣16岁,养成年上。伊谷春37岁,三儿29岁
西皮:伊谷春x元凤鸣,老鹰x三儿(番外)

正文走评论。

【伊谷春x元凤鸣】凤不憔(一)

全名:《元凤鸣每夜不得休息成日顶着黑眼圈一脸憔悴》

生贺文,在bbq生日那天完结。

前篇:《火烧鹰》
梗概:离开老鹰的元凤鸣被唐朝阳和宋金明哄去做矿工,这两人专门靠在矿井下杀人冒充死者亲戚领取赔偿金来赚钱,元凤鸣就是他们的新目标。同时,正在追查“盲井案”的伊谷春查到了附近。
年龄:老鹰48岁,元凤鸣16岁,养成年上。伊谷春37岁,三儿29岁
西皮:伊谷春x元凤鸣,老鹰x三儿(番外)

正文走评论。

【袁许/哲齐】梦中人(六~十)

 
全文是历史(@naloto )提供的梗!感谢!
 
梗概:袁朗从25岁开始做同一个梦,春梦。梦里总是同一个人,看不清脸,但是对对方的身体非常熟悉。他一开始不能接受,后来时间久了就产生了感情,找了很久也找不到还一直梦到,最后就痛恨起对方了。春梦也从一开始的羞涩迟疑,到后来温柔缱绻,再到后来急迫痛恨。时间久了他觉得这个人可能是不存在的,直到与钢七连那次军演,他被一个倔犟的小兄弟俘虏,当那个死心眼抱住他,他确信他找到了梦中人。虽然已是五年后。

内容:袁中校惊喜被俘,通过身体确认自己重获挚爱,然而挚爱却并没有梦中记忆。齐桓单方面宣布与笔友交往,吴哲来老A找一个叫齐桓的,却发现屠夫就是齐桓。

小剧场↓
吴哲:“货不对板!”
作者:“概不退货。”
袁朗:“我床戏呢?”
作者:“给肖鹏了。”

正文走评论。(修改好了)

【肖鹏x阿炳】黎明之前(十四)

预警:dirty talk

内容:沈夺连夜飞车赶回上海,得知阿炳去妓院了,再次飞车在妓院门口捉奸,抓回去做非常严重的惩罚(社情的那种)。

正文走评论。

【袁许】献给你青春(番外3)

内容:一块小甜饼。


番外3 捕鼠记

  “抓老鼠?什么任务?”

  “字面任务。”袁朗无奈地看着齐桓,“你最近很不敏锐啊。”

  “抓真老鼠?会吱吱叫那种?”

  齐桓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对。”对跟不上的同志,三中队队长有春风般的温暖。

  俨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划拨到跟不上那一批的齐副队长仍然摸不着头脑,“我们抓老鼠干嘛?”

  “中队宿舍被老鼠入侵,你没发现吗?”

  “有吗?”

  齐桓和许三多的寝室是整个三中队最整洁的,别说看见老鼠了,连蚊子和苍蝇都不爱来。让齐桓相信宿舍有老鼠出没难度太高,袁朗只好带他出去亲眼见见。

  “吱吱吱!”

  一出门,正热闹呢。

  一楼大厅不知道哪个好事者放了个室内晒衣架,一只只老鼠被拴着四肢挂在晒衣架上示众。齐桓把人轰走,数了数老鼠的数量,终于信了。

  “我们这里卫生不错,怎么会有老鼠?”齐桓决定,首先检查队内卫生情况,这回他要亲自来!袁朗严肃地点点头,“要公平公正公开,这样吧,你搜你自己的寝室不公平,其他寝室交给你,你的寝室由我亲自来检查。”

  “好!”齐桓先往吴哲的寝室去了,这小子天天玩电脑,指不定就忘了搞卫生!至于袁朗,理所当然去了齐桓和许三多的寝室,这个点,许三多应该在寝室里看书。

  果然。

  “队长。”许三多逆着窗,座位正对着门,袁朗一打开门走进来,许三多听到动静抬头就能看见,他马上站起来。

  “坐着,我今天是来巡查的。”

  “什么巡查?”

  “检查你们的寝室卫生,还有……”袁朗绕过桌子扶住许三多的肩膀,微微一笑,“看看你们这里有没有……老鼠。”他边说边凑近,说老鼠这个词时,他的脸和许三多的距离之间只剩三厘米。

  许三多笑了,掏出一颗糖,“队长给你。”

  袁朗从善如流地接过糖,含在嘴里。

  这是一颗水果糖,甜得发腻。

  自从上回约好戒烟,袁朗提了一嘴糖能代替烟瘾后,许三多就一直随身带糖,找机会就往袁朗嘴里塞一颗,回回味道不一样。可能是因为有次连吃了三天太妃糖,袁朗抱怨过。

  在袁朗吃糖的时候,许三多搬过来一张椅子让他坐,本来是放在旁边,袁朗还要再拉近一点,扭头就能看到许三多的侧脸。

  “不,不是检查吗?”许三多结结巴巴地问。

  “今天工作得太累了,我想先休息一下,可以吗?”袁朗自然地把手搭在许三多坐的椅子上,没有真正触碰到许三多的身体,但却让他异常紧张。

  他的气息,将许三多笼罩在内。

  “那你坐。”

  “嗯。”

  “我看书。”

  “嗯。”

  “……我看书。”许三多偷看他一眼。

  “我没有阻止你呀,许三多同志。”袁朗笑。

  盯着他的侧脸笑。

  许三多说要给袁朗找本书,袁朗说不看;

  许三多说再给袁朗喂颗糖,袁朗说饱了。

  许三多没辙了,只好继续看书,被袁朗看。

  下午两点,窗外,阳光明媚。

  ……

  “我找到祸根了!”

  齐桓提着一个塑料袋跑进来。

  “嘘!”袁朗朝他做噤声的手势。

  许三多睡着了,趴在桌子上,袁朗脱了自己的外衣给他盖上,才刚盖好,齐桓就冲了进来,还高高举着一个塑料袋。可惜袁朗喊得不够快,不能在齐桓开门前就截断他,敏感的许三多立刻从桌面上抬起头,迷茫地望着声源,慢慢恢复精神。

  就这个时间段,齐桓委屈地说:“队长,你不是说抓老鼠吗?我刚才已经找到是什么东西把这些老鼠给引过来的了,你应该表扬我才对。”

  “表扬你表扬你……这什么东西?”

  “当然是老鼠最喜欢的……”

  “这是我的糖!”许三多站起来,从齐桓手里拿走袋子,“我把它放在储藏室,怎么把它拿出来了。”

  “这是你的?我平常没见你吃糖。”齐桓问。

  “是我的,我买给队长吃的。”许三多看了袁朗一眼,用大人看熊孩子的表情担心地说,“我会接着放在储藏室,不藏起来,可是你别偷偷吃啊,吃多了会牙疼。”

  “哈哈哈队长你吃糖啊?”齐桓爆笑,然后在袁朗爆炸前逃出寝室,“队长,是你引来的老鼠,就自己去抓吧!”跑了。

  许三多一脸惊讶:“队长,你还养老鼠啊?”

  袁朗真的爆炸了。

  “齐!桓!”

 

【番外完】